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乐安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0794导航

资讯信息
新闻快讯,乐安头条乐安都市,身边故事乐安民生,便民服务乡镇发展,农村建设模范先锋,乐安人物工农商林,商业讯息网络团委,青年在线通告相关,请您关注
文化民俗
民俗宗教,苏区历史乐安风景,景区导游中华元姓,宗亲之家母婴健康,亲子生活文学艺术,乐安精彩运动户外,自驾旅行
休闲娱乐
工作就业,乐安外联四九广场,乐安杂谈影音游戏,摄影美图花鸟鱼虫,文玩美食同城广告,学法维权论坛站务,意见建议

关于《思生的世界》

[复制链接]
mutune 发表于 2017-9-14 13: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微电影《思生的世界》朋友圈里推出来之后,在安乐老乡圈引起了较大的反响。不少老乡留言点评,好几个老乡专门写了影评,见仁见智。可以说得到了很多老乡的共鸣,尤其是有过农村生活经历的60后70后们。有几个朋友希望我能写点文字来解释一下当初写这些文字初衷或者从作者的角度来阐述一下我自己的理解。

说实在的,写这些文字之前,从来没有去深度的思考,也没有确定去要表达一种什么样的主题。只是一种自觉的行为,有些相关的人有些相关的事,你很难放下,不管过了多少年,始终压在你的心头。于是就有了写作的冲动,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在写作的过程中,不知不觉间把你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对人性的理解和你的价值观融入到文字里去了。因而读者很容易感受到作者的情感。但凡有个小说创作经验的作者都清楚通过作品推断作者当时的‘宏大立意’是靠不住的。基于现实题材,作家的创作大体是有赖于生活经历的。

《思生的世界》的小说、剧本和微电影都突出了乐安这一明显的特征,固然由于人物和故事的背景在乐安。更兼微电影的众多投资人和创作团队都是在外打拼的乐安人,因而便有了鲜明的乐安风格和乐安标签。那么,处在同一时代乐安以外的其他广袤的农村地区是否同样有思生一样的人呢?思生篇是我写的乡村.命运系列的其中一篇。

乡村.命运系列其中的六篇自2015年10月份在网易的原创栏目《大国小民》上发表,引起了全国各地网友热烈的反响。思生篇参与互动的网友2万多人跟帖几千贴。据该栏目的编辑说,这几篇文章算的上网易原创栏目影响很大的。比较充分说明它突破了地域的限制。

处在同一个时代同一种政治制度和社会文化下的不同地域的人们对很多东西的感受基本是一致的,相较之下习俗的差异倒是很小的。这也是人性的普遍性。一个时代政治制度和社会文化影响之下,有些人受到的影响深一些,有些人收到的影响少一些,不管多少,或多或少都有那个时代的烙印。比如莫言的创作背景集中在他的故乡高密,但读者当然不局限在高密,能读懂的人当然也不局限在高密。不然莫言就不得拿到全球性的诺贝尔奖,只能拿一个高密文联颁的一个地方奖项了。

处在同一个时代的群体,他们的命运既有时代的共性,又有个体的特性。影响他们命运的是他们所处的大环境,影响他们选择的或者没给他们选择的同样也是大环境。索尔仁尼琴笔下的《古拉格群岛》,在前苏联严酷的政治环境下,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突然被发配到西伯利亚古拉格群岛上的劳改营去劳改。在这种典型的丛林生态中,善良的人们都是第一拨死掉的,而流氓无赖在劳改营活下来的机会比较多。后来从劳改营活下来的人们几乎都带着小偷小摸的习惯。那个时代的大多数人们都有一个共性就是都生活在恐怖的政治环境中,朝不保夕。有些人幸运一些,没有被高密,没被契卡盯上。有的如作者本人被无情地发配到 古拉格群岛。在这种社会环境下,很多人的命运根本不由自己主导。又比如我国六十年代知识青年下乡,造就了广大的知青群体。他们的命运同样如此。

现在雄踞在文坛的还是有知青经历的那群作家。在特殊的时期,他们的特殊的经历和命运更能够凸显人性的张力。 不同的人们在同一环境的反应和选择是不一样的。有的顺应的快,有的适应的慢,有的则被碾压和吞噬。自从严复翻译了达尔文的进化论之后,中国人就是进化论信奉者,物竞天择、实则生存。因而人类文明升华出来的道德和价值体系在现实面前往往不堪一击。人们在资源的竞争中往往表现出不择一切手段的倾向。那些内心纯净的人们往往受不了。诗人基于对现实的绝望而选择了自杀。八十年代著名的诗人海子就是这样的典型。古人早观察到这种规律:尧尧者易折,皎皎者易污。又曰: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 读书人总容易对所处的时代不满,发出批评。过去的文人墨客总会觉得人心不古,想回到上古三代的理想世界去。这当然不独是中国的读书人特有的。国外各个时期的读书人也多不满他们所处的现实世界。读书人这种特性是人类文明进化过程中形成的固有现象。作为最先掌握知识、了解人类自我历史的这个群体,他们自觉形成了这么一种担当。但现实世界的主宰往往不是这个群体。在中国历朝历代历代都会形成冲突,当然最终都是读书人头破血流。

扯远了,收回来说《思生的世界》。建国后由于城乡的二元结构,占人口比例的多数农民被固定在土地上,被裹挟着参与一次一次的政治运动,连休养生息都得不到。恢复高考之后,农村人的唯一出路大约只有读书考出来,不然,从生就能看到死。父辈的命运就是自己的命运。 我记得93、94年左右,乡里有少数人开始到广州、福建等地打工。到96年我上大学之时,青壮年外出打工就能很普遍了。著名学者秦晖曾说,改革开放中国前三十年的经济快速发展是建立在低人权的基础之上。对应到农民工身上,也就是人们通常说血汗工厂。对农村大量剩余劳动力来说,进城打工无疑是读书之外的另一种出路。因而面对各种歧视、各种艰苦环境都要去忍受和面对。与此同时,他们进了城又受到花花绿绿世界冲击,价值观很容易发生改变和扭曲。脱离了熟悉的环境就流露出历史上游民的特性,行为再不为熟人世界的道德约束,原先在乡村世界为人不耻的行为在这里都变得无所谓了。这样的价值观和行为自然而然地带到他们的家乡。因而形成了目前农村极为现实的价值观,唯钱唯权。当然,现在不仅局限在农村,举国皆是如此。

思生这样的人,用读书人的话来说是内心比较纯净的那种人,用乡下人的话来说就是老实。对于现实世界种种污浊在他内心冲击是很大的。其次也是很重要的一点,也是我们读书孩子的特性。学校和家庭只会压着他们去读书,却从来没有培养他们生存技巧,比如与人沟通技能、生活技能。在读书没找到出路的情况下猛地进入社会无所适从,容易被孤立,在精神上形成巨大的冲击和振荡。 无疑,那个时代那个背景,很多思生那个时代的人们心里或多或少留下烙印。在宏大的历史叙述中永远不会有思生记录这样的小人物。历史的另一面就是那个时代人们的生活细节,写下思生也许能给那样的年代留下些许记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http://beian.miit.gov.cn/|乐安网 ( 赣ICP备19004727号-1

GMT+8, 2020-8-11 11:3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