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乐安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0794导航

资讯信息
新闻快讯,乐安头条乐安都市,身边故事乐安民生,便民服务乡镇发展,农村建设模范先锋,乐安人物工农商林,商业讯息网络团委,青年在线通告相关,请您关注
文化民俗
民俗宗教,苏区历史乐安风景,景区导游中华元姓,宗亲之家母婴健康,亲子生活文学艺术,乐安精彩运动户外,自驾旅行
休闲娱乐
工作就业,乐安外联四九广场,乐安杂谈影音游戏,摄影美图花鸟鱼虫,文玩美食同城广告,学法维权论坛站务,意见建议

《思生的世界》观后感及反思

[复制链接]
mutune 发表于 2017-9-14 13: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看完乐安乡友拍的短篇小视频,心里感觉五味杂醇,因为曾经也有个相似的“思生”就出现在我的身边。暂且将该“思生”唤作军生。

先介绍下军生,军生家里有四口人,两个姐姐比他大好几岁,老早就嫁人了,印象中回村里也不怎么多,母亲得了一场病几年前就已经去世,父亲有点驼背,会理发,过年小时候经常被奶奶支使去他那理头,有时候不去,也偶尔提着理发工具上门帮我们理。之所以不愿意去那理发,或许是因为那房子太老,感觉阴森森的。

军生是我同村比我大大概三岁左右的同村人,属于同宗,军生从小为人感觉特仗义。比如放牛偷西瓜总是第一个先冲到人家菜园里上,用拳头把西瓜砸碎,然后向水里分给我们他偷到的胜利果实。还有小时候,我们一起趁着月光玩警察抓小偷的游戏,他都是个起组织领导的作用。过了几年后,军生初中没毕业像大多数年轻人一样,抗着行李前往温州打工了。从他几次回来聊天,听出他做了好几份工作,工作做的产品大体是皮鞋,打火机之类的。还去过福建泉洲,石狮。对于一个从没出过外的我来说感觉特别向往,向往灯红酒绿,激情的青春,不知道军生是不是也去过类似的场所呢?从以往的聊天当中,我推断还是去过的,但他老是说那是有钱人玩的地方,要么也是黑色会的场所,那有收保护费的人,那里也经常会发生些斗殴。要想闯出一条路,就得踩在别人的身上一步步走过去,这一步步都不会太平稳,其中充满着人世间的险恶。还有听他说在车间做普工,工资不太高,累的要死。说是赚的血汗钱,老板不把工人当人看。使劲一切压榨着工人。

说到这个让我也是身有体会。自己曾经去温州体验了一把,干过汽车配件工厂的普工,也做过鞋厂的普工。汽车厂普工是进的我爸的工厂,他在那做会计。大热的夏天,睡车间的硬木板床上,那风扇感觉就好像苍蝇个一样,身体里的汗水不停往外冒。汽配厂工作弄些工具需要很大的力气,还有油污弄的手很脏,每次吃饭都洗不干净。由于自己本身力气小,所以经常被别人说,做的东西这不行那不行,然后有人反映到我爸那,被臭损一顿。曾经英明神武的父亲,在我心里一落千丈。因为力气小,不是我的错,怎么能怪我呢?难道是我愿意这样,好歹我也忍着坚持了几天,最终现实还是打败了我不服输的性格。不知军生在厂里是不是也像我一样,熬不过现实。像我一样,喜欢听着别人调戏良家妇女。而我就是站在旁边看热闹起哄的那个。

想起在温州做鞋的一个多月,那时有三个暑期工,我一个,温州本地的一个高中生,还有一个安徽在南京读会计的大学生,我们三个经常在一起干活聊天。不爽的时候偶尔怒一下车间主管。这车间主管很坏,吃个午饭边连觉都不给睡,经常敲打着在顶层睡觉的我,心里一肚子恶念脏话连篇。这主管仗着一点点权力,经常去调戏那个长得稍微有点姿色的年轻少妇,我一看到那,也经常凑过去,不让他们单独调情。偶尔也凑上一嘴,主管就说快去干活,我说边干边聊。估计这主管很不爽,坏了他好事,不知哪天就说不要我,扣我工资。我说cnmlgb,这么吊,老子当年也是混的,你不给试试。后来听我姐说,他叫工厂里的云南帮要揍我,自此我也随身放着一把小刀,防身之用。

虽然不能感受军生的经历,但听到他的閑言碎语,还是似曾相识的。不知道他是被现实给压垮的,还是内心在选择逃避。他和思生的区别是读书少,在我眼里唯有一点心气高。心气高是好事,但不能好高骛远,遇到一切的不公,我们要尽力抗争,多站在不同角度去看待现实。在我看来,不管好的坏的都可以去体验一把,我们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能激起波澜的毕竟少数,那我们在不同的环境下就做一个平凡的人。学会知足常乐,少些攀比,多些乐观,懂得自我调解,自我释放才能少些“思生”,“军生”的悲剧。

作者:乐安北漂程序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http://beian.miit.gov.cn/|乐安网 ( 赣ICP备19004727号-1

GMT+8, 2020-8-13 13:2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